一名女子端著菜葉出來,仔細地將它們放到地上攤開曝曬,然後才站起身,抬頭看了眼天空後,擦擦額間滑落的汗珠,才走到一旁房子的陰涼處坐下。

放眼望去,是稀稀疏疏坐落不一的木造房舍,圈著幾個小圍籬,眷養著家畜,稻穗整齊地隨風搖曳,田間小路蜿蜒而去,另一頭則是潺潺流水的清澈溪邊,一群女子捧著木桶裝的衣服,在溪邊正一邊談笑著洗衣服。

很標準的鄉間景色,但是我怎麼會見鬼的在這裡啊!向浣拄著頰一臉無奈地看著。

明明當初就是很平常的在參加游泳比賽啊!一百公尺自由式,我賣力的向前游,水面下吐氣,轉頭浮上水面吸氣,就這樣一吐一吸、一吐一吸之間,我怎麼就糊裡糊塗地出現在這裡?更正,應該是說在某個吸吐之間,我習以為常的水道浮標不見了,印入眼簾的一群女生在岸邊洗衣服,沒錯!又是在洗衣服!向浣瞪著那頭,卻又不免的嘆了口氣。

來這裡已經快一個月了,為了回去,幹過的蠢事也不算少樁,我起身走向溪邊。

「哎呀!小浣,又來玩水啊?」在洗衣列中的一名少女看到我笑著問道。

我只是點了點頭,脫了鞋,然後邁入水中,還是冰冰涼涼的水感覺舒服,是啊!他們都已經習以為常了,想當初我只是要試看看能不能再游回去,結果他們還以為我要尋短,死拖活拖的把我帶回去,只差沒把我綁起來,好不容易,我覷了幾個空跳進溪裡,反覆試了幾次,還是沒成功,倒是他們看我都沒事,就沒再怎麼管我了。

然後就是嘗試一直睡,看看會不會醒來就發現回到原來的世界了,再來就是假裝自己已經死掉了……雖然這個方法真的很蠢,但是聽說許多穿越者都是發現自己掛點了,然後就飄到別的世界了,但是嘗試回去的方法又沒看過那些前輩寫出來過,所以為了避免白死,只好安慰自己的假裝掛掉,不過想當然爾,一樣沒成功。

至於我為什麼這麼確定自己跑到別的世界,除了他們的穿著,再來就是把我撿回家的娘親十分親切的解說,聽說我那時候驚濤駭俗的出現,衣不蔽體的裸露,活像個妖物,村裡的壯丁大叔們差點就要抄傢伙把我宰了,是娘親正義凜然的擋在我身前,向他們保證我絕對不是妖物,還把我帶回了她家,然後悄悄的告訴我:「快把那身泳裝換下、藏好,別叫人看去了。」我才頓時明白,娘親也是個穿越者!然後我就成了她的女兒,因為據她說,她親愛的丈夫去給她尋治病的草藥,兒子為了追老爸跟著去了,女兒怕那兩個蠢蛋迷路到回不了家,所以帶路去了,我也曾問為什麼不跟去?她只是笑著不答。

反正對我來說,她很奇怪,一種說不上來的奇怪,尤其是堅持非要我叫她娘親不可,這點也很奇怪,我在溪邊較淺的地方,踩著水,偷點涼快,這時候我還真懷念冷氣和電風扇啊!這麼悶熱的天氣竟然沒有這兩樣東西,要我怎麼度過這種天氣,如果可以的話,我還真想一直泡在水裡,我低低咕嚨著,直到看到映在水面上的太陽,才突然想到,算了算時間,今天也接近滿月,即使是夜晚也會亮些,說不定能換上泳裝來溪裡玩玩,說什麼我也不要在大白天換上,然後冒著有可能被當成妖物宰了的危險性玩水。

拎著這身累贅的衣襬,我走上岸,返回家中。

 

 

明月皎潔,很好!沒有任何一片烏雲,非常好!這樣晚上游泳起碼會安全一點,我將泳衣穿在裡頭,拿著我的泳鏡,正要踏出門口就被叫住了。

「小浣,這麼晚了,妳要上哪去?」娘親看著我,一臉疑惑。

我指了指外面。「游泳。」

她聞言皺起眉頭。「晚上?」她抬頭看了眼月色,眼裡有些擔心。

「放心!我會小心的,去去就回,妳就別等了我,先睡吧!」我笑著安撫,然後就轉身朝溪邊前進。

沿著溪邊走,我一邊回頭看著村子的方向,有些猶豫著,之前幾次因為還不熟這裡,所以還不敢跑得太遠,每次都玩得戰戰兢兢的,怕被別人看到,這次就走遠一點,到樹林裡去好了。

不過我還是沒敢走太遠,要是迷失在樹林裡可不是說笑的,這裡可不比現代啊!野生動物肯定一堆,要是不巧遇上個狼,還是肉食性動物,我也不用找地方游了,黃泉就夠我游很久了吧!擰著眉我尋了棵樹,將衣服卸下掛在樹上,然後調整了泳鏡戴在頭上,正打算走出樹叢往溪邊前進時,突然一陣水聲讓我停下了腳步。

「嘩啦──!」

我屏息,雙眼瞠大,應該不會這麼衰吧!剛好遇到哪個動物在玩水?還是喝水?管牠是幹嘛,我還是換個地方比較好吧!我沒轉身的默默將腳步往後移,卻在移動的時候,瞥見月光下映在水面上的身影,是個人!

這讓我的腳步又停了下來,沒想到這個年代也有人跟我一樣,夜裡跑來玩水啊!我彎下身躲在樹叢中,然後思考著,到底要不要換地方呢?可是好不容易找了這個地方隱密不容易被發現,怎麼看都覺得這裡地方好、月光佳,再往樹林裡走就算有處跟這裡不相上下,但是也太遠、太恐怖了,我實在沒這個膽子,可是、可是……我又瞄了眼遠處的人影,跟個陌生人一塊玩水似乎也不安全,而且遠遠的又看不出來是男是女,是男的太危險,是女的就有問題了,怎麼想都不對,我認真的想了好一會兒,懷著不想這麼輕易就放棄游泳的慾望,我決定偷偷的摸近那人觀察。

越是靠近,我越是肯定,這絕對是個長髮飄逸,身材非常好的男人!看看那腰是腰、臀是臀的,為什麼我這麼肯定他是男的,是說有人見過體格這麼壯碩的「女人」嗎?光是肩膀就有我的兩倍寬吧!我繼續窩在樹叢裡觀察,心裡也抱著一分期待,希望他可以趕快玩完,然後走人,這樣就可以換我繼續玩了。

正當我在心裡想著,那男人在月光的沐浴下,原本總是背對著我,像是在清洗什麼,只見他緩緩的轉過,正好面向了我的方向,我咕嚕了聲的嚥下口水,有些驚慌,他應該不會發現我吧!應該不會吧!這樹掩的很紮實。

過了會兒,見他絲毫沒有發現的樣子,我才緩緩鬆了口氣,藉著月光與陰影,我大概明白這年代也是有常健身的人,瞧那身肌肉,比我在游泳池看到的還要健美,雖然不比健美先生,不過那身肌肉讓我很明確的知道,如果我被發現了,那傢伙要滅口的話,應該非常的輕而易舉,我摸摸自己有點發寒的頸子。

仔細想想,怎麼說都挺危險的,游泳和性命比起來,性命好像比較重要,我皺著眉,轉身默默的摸回掛著衣服的樹枝。

四處轉了轉,我在心中納悶著,奇怪?我記得是在這附近啊!怎麼不見了?我盯著眼前這棵樹,是這棵樹沒錯啊!這彎曲度,旁邊還有幾顆石頭做記號,都沒錯啊!怎麼會不見了?還是被什麼動物還是鳥叼走了?

就在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時候,熟悉的衣角飄進了視線內,我很高興的伸手抓住,「原來在這……」話才說到一半,我突然噤了聲,因為我沿著衣服往上看,抓著另一端的大掌延綿而去的是白晃晃的牙,而燦如繁星的眼眸正盯著我。

「姑娘找的是這個嗎?」

我完了!當下我只閃過這個念頭,瞬間轉身就要逃跑,卻被粗壯的手臂勾住肩頸,往後撞進他的懷裡。

他低沉的聲音輕附在我的耳旁。「別這麼急著跑啊!看了本公子的身子,難道不用繳些費用嗎?」

「我、我、我不是故意的!」我慌張的答道,但注意力卻全放在我穿著泳衣,裸露的肌膚正貼著他的胸膛,他、他、他上半身也沒穿衣服!我不敢將視線往下瞟,就怕看到不該看的東西。

「嘖嘖!不過沐個浴,也能抓到妖物,還挺不錯的。」他將我的手反扣在身後抓緊,另一隻手則是捏著我的下頷,眼微勾。「是什麼妖呢?」

我顫抖的瞪著扣住我下巴的手。「我、我、我不是妖物。」

「四隻眼不是妖物?不過眼又不似眼,有著硬殼。」他放開我的下巴,輕扣了扣我頭上的泳鏡,眉頭深鎖。

我努力的退開,試著和他保持距離。「那、那個不是眼睛,是泳鏡。」

「永靖?妖物的奇怪武器嗎?」

他在我頭上翻弄著,沒多久我的泳鏡就被他拿走了,只見他一臉驚奇。「咦?拿起來了,不過這樣看起來到像個人了。」

我原本驚恐著,聽到他這句話,都忍不住的心中翻了個白眼,嘴不自主的嘀咕了聲:「我本來就是人了。」不過感覺似乎不是個壞人,起碼看起來像個對什麼都很好奇的人。

「是人?」他瞇起眼仔細的端詳著我。

「幹、幹嘛?」我被看得不自在,正想離開他遠一點,無奈雙手卻依舊被扣住。「可以放開我嗎?」

「不是小妖?」

我非常鄭重地宣示。「不是。」

「嘖!」他放開了我。

看到他的反應,反倒是我皺起眉頭,他幹嘛一臉失望?

他退了開來,微垂首。「唐突姑娘,失禮了。」然後撈起一旁的衣服,開始著裝。

聽到他的話,我下意識的回答,「我不叫唐突,我叫向浣……

「啊?」他愣了愣。

我摀著嘴,看了他一眼,搖手表示沒事,然後趕緊將衣服套上。

他好似思考了一會兒,才忍笑不已的咳了聲,「妳好,向姑娘,在下魏南枋。」

我看了他一眼,才吶吶的開口,「你好。」

「姑娘,夜深人靜,怎麼會一個人在此?」

我左右看了看,然後才默默的指著溪流的方向。

他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怪異。「沐浴?」

聽到他的話,我不知道該點頭還是搖頭,要說游泳,這地方是這個說法嗎?不過他的表情是怎麼回事?

他沉思了會兒,又看了看四周,才又問我,「姑娘是當地人嗎?」

我偏了頭思考,算當地嗎?在這個世界我只認識這裡,不過才待在這裡一個多月應該不算吧?思及至此,我便搖頭。

他搔搔頭。「那是否有熟悉此地之人?方便尋個旅店投宿?」

這個問題很好,我們村裡有旅店嗎?平時都住娘親家,倒沒想過這問題,我皺起眉頭很認真的思考著,並且回想。

他等了許久,還是沒等到答案,只得耐著性子輕喚。「姑娘?」

我抬頭看了他一眼,最後還是決定老實的告訴他。「不知道,我沒注意過。」

聞言,他沉思了會兒。「那是否有鄰近村子,可帶我前往嗎?」

他的話讓我微瞇起眼,有問題!可以在這裡這麼悠閒洗澡的人,會不知道村子在哪?這看起來根本不像是迷路的人會有的行為!我瞬間退離他十公尺,一臉戒備。

「姑娘?」

轉瞬間,我拔腿狂奔,朝著村子跑去,大半夜出現在林子裡的,非奸即盜!得趕快通師娘親他們才行。

不過卻在我跑了約一百公尺後,一隻手被狠狠拽住,我重心不穩的硬是轉向,撞上他的胸膛。

「姑娘,就說別這麼急著跑啊!」

我驚慌的死命掙扎,試著掙脫他的手,這時候我該怎麼辦!瞬間,我突然想到教練教的女子防身術!猛然的,我往他足背一踹,手肘往後一推,擊中他的腹部後,轉身張開掌心向上推翻他的鼻樑。

他措手不及的悶哼了聲,鬆開手。

我轉身飛也似的離開樹林,一路朝村裡跑去的同時,我也在心中暗忖,該怎麼跟他們說呢?萬一他們一害怕,打草驚蛇了怎麼辦?不過我這麼跑回來,他也有可能料到我是回來通風報信啊!還是……我還在心中思考再三,突然一個叫喚讓我停下了腳步。

「小浣?怎麼跑的那麼急?」

我定眼一看,是娘親!我想也沒想地衝向前扯著她衣袖,一邊喘著氣,一邊說道:「樹、樹林裡,有、有人!」

她看著我,安撫著。「慢點說,別急。」

我緩下呼吸,深深的吸了口氣,然後才再道:「我在樹林裡遇到一個男人,夜裡沒事在溪邊洗澡,然後他問我這裡哪裡有旅店,村子在哪,我覺得他怪怪的,就趕快跑回來要通知大家。」

娘親沒有說話,只是沉思了會兒,然後才指著自己的眉眼。「他是不是有雙桃花眼,時不時的像是在勾人,感覺有些輕挑?」

聽到她的話,我有些驚訝。「妳怎知道?」

她輕笑出聲。「應該是我兒子。」

「啊?」我瞬間愷住。

「他爹是無可救藥的路痴,兒子是病症較輕微的小路痴,大方向還搞得懂,但是就會在小地方悠轉。」娘親一臉無奈。

「所以他現在迷路在那個樹林裡?」我指著樹林的方向,有點難以置信。

她不言,只是點了點頭。

我怔怔的看著那樹林半响,「要不,我現在去領他出來?」

「不用了,摸黑進林子並不安全,明早再去帶他出來就好了。」說著,娘親也開始往屋子的方向走。

我有些猶豫,「那他今晚怎麼辦?」

反觀我的憂心忡忡,娘親倒是十分放心的道:「出門在外慣了,他會自己找塊地方野營,不礙事的。」

聽到她的話,回頭想想,既然娘親都不急了,我又急些什麼?想著我也跟著往屋子的方向走,只是我下意識的撫了撫被抓痛的手腕,有點莫名的忐忑。

 

(下集待續XD)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寒 的頭像
知寒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