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喔!對對對!就像妳身後那個!」

她聞言,猛然轉頭一看,是那熟悉的身影,心情一揚,沒多想的她立刻站起來,才邁開一步,突然回神的止住步伐。

向浣折起眉頭,在內心吶喊糾結。

我在高興什麼?

「柳老頭,你是趁機說我壞話是吧!什麼長髮像女人,哼──?」他微瞇雙眸睇著他,而後又轉頭看向向浣。「跑哪玩去了?沒跟上?」

「沒有,只是採果實忘了……」向浣不自主攥緊肩上的背帶。

「哎呀,阿酋別老冷著張臉,那眉頭老皺著顯老啊!看,都嚇著小女孩兒了。」柳老頭搖搖頭,一臉不贊同。

他只是睨著他,眼裡實實在在透著鄙視,完全沒有隱藏的意思。

不知道這是他們固定的相處模式,還是柳老頭真沒看到,只見柳老頭向前走了幾步,依舊故我的繼續說著:「對了,之前你託我找的草藥,倒是給我找著了,吶,就這兩株,再多就沒了。」

接過那兩株草,他眼裡的鄙視只是淡了點,轉手就丟進向浣背後的簍子裡,向浣在一旁看著,都不知道他們到底關係是好還不好了。

他淡淡撇了她一眼,示意跟上後,便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向浣看著他的身影,又猶豫的看向那老頭。

「走吧!」老頭十分熟門熟路領著她,跟著那妖走。

一路依舊是沉默無語,柳老頭倒是自顧自的採藥,十分怡然自得,向浣看了看也跟著動作。

「喲,小姑娘這採藥的手法倒是挺熟捻,不錯不錯。」不知何時,柳老頭湊過來撫著長鬚點頭稱道。

向浣的動作只停頓了會兒,將藥草摘下放進簍子裡後,悄悄覷了走在前方的某妖一眼。「沒,是他教得好。」

這回答讓柳老頭頗為訝異。「喔?阿酋這傢伙也會教人了?而且還是人類?」他這才開始認真的打量向浣。「小姑娘叫什麼名兒?」

「向浣。」

「向浣,嗯,好名字,就叫妳浣浣吧!」柳老頭十分愉悅且熱絡。

如果說之前的柳老頭十分自來熟,那現在的柳老頭絕對像是個已經認識一輩子簡直熟透的熱情程度,向浣突然覺得有點難以招架,只能強撐著笑。

「叫我小浣就行了。」

「好好,沒問題。」柳老頭十分好商量的點頭,接著攬過小浣的肩頭。「來啊!小浣啊!告訴小老頭,那傢伙有沒有欺負妳?是怎麼個欺負法啊?」

 

 

 

後記:

 

小浣快說,是怎麼個欺負法啊~呵呵。

 

大概只剩可以再貼一次的存稿量,要掛了ORZ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寒 的頭像
知寒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