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話怎麼聽起來,前頭還頗有關懷意味,可是後面怎麼就走味了?怎麼都有點八卦的味道?小浣看著他,這瞬間她似乎明白為什麼那傢伙會總睇著柳老頭了,因為現在她也有點想睇著他了。

「別害怕,乖,告訴小老頭來,我一定替妳出氣!」柳老頭依然十分熱心。

真不知道是在幫我,還是害我?那妖看起來很厲害啊!柳老頭感覺就像是路邊閒話家常的婆婆媽媽,能打得過嗎?不要反被吊起來打啊!向浣只是皺緊眉頭,默默在心中腹誹,感覺那妖就不是個手下留情的角色,別到時候受波及就好,所以她也沒敢說他壞話,只拿出諂媚的態度回答。

「沒,他對我很好,供吃供睡的。」

「什麼?」柳老頭突然大喊一聲。

向浣猛然顫抖了下,還沒反應過來,柳老頭的臉直逼她面上,聲音像是壓抑著激動,有些彆扭的問道:「妳、妳說他供吃供睡?是住在一起了?」

有什麼不對嗎?奴隸不是就得隨伺在旁,不住一起要怎麼伺候?向浣被他的反應弄得迷糊。

「那個過度愛潔簡直到了無人能及的境界,竟然能讓人踏入他的領域住進去?」柳老頭搖頭,滿臉震驚,好似他的世界觀被刷新般直盯著向浣,那眼神像是看到什麼奇珍異獸或稀世珍寶。

他是挺愛乾淨的,但是好像沒到他說的那麼誇張,還是只是她沒發覺而已?向浣看著眼前這張放得過大的臉,實在讓她頗感壓力,只能試著挪動步伐,能拉開一點安全距離也好,只是成效似乎不彰,沒一會兒又被拉近。

「來來,小浣小寶貝兒告訴小老頭,那傢伙平時是不是都只喝雪水,其他什麼都沒吃?」

她聞言搖頭,什麼也沒想的坦言,「沒,他都喝熱茶,像是雨前龍井、白豪烏龍之類的,沒見他喝過什麼冷的,吃東西我倒還沒見過,但是有時候會帶點糕點回來。」

「咦咦?沒道理啊!這傢伙鎮日冷冰冰的,有道是冰凍三尺,非一日之寒,不是都吃些冰食怎麼還能這樣?」柳老頭不解的喃喃道。

那是性格冷,跟吃東西無關吧!向浣聽了都無言。

只聽柳老頭自個兒嘟唸著什麼,聽得不是十分清楚。

遠處傳來熟悉的叫喚聲。「過來。」那妖立在遠處偏著頭看她。

她見狀沒在管柳老頭說什麼,只是邁開步伐急忙跟上。

他用下巴努了前方。「這草拔回去,沿路看到的也一樣。」

感覺他並沒有任何不悅,或是特別的情緒起伏,她輕不見聞的鬆了口氣,加緊動作。

「別理那老頭說什麼,鎮日胡言亂語。」

向浣聞言,拔草的動作微頓又接著拔,只是心裡不免疑惑,他這是在解釋嗎?還是只是告知罷了。

除此之外,她還有了一個新的體悟。

原來他一直有在聽啊!

待她拔完起身,只見那妖不知道在跟老頭說著什麼,偶爾撇眼過來,她突然有些怯意,下意識的覺得不該太過靠近,往後挪了幾步看看附近還有無藥草可採,沒有離開也不敢靠近。

 

 

 

後記:

偷聽,你肯定偷聽了對不!!!

好想早一點相親相愛啊!

你們的進度太慢了,小枋枋的戲份都沒了,應該也等急了吧?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寒 的頭像
知寒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