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這樣來回跑了幾趟,汗水都從背部透出衣裳,她渾然不覺,只是心裡止不住的慌張,她停下腳步,咬著拇指指甲思考著,剛剛從頭到尾有無錯過什麼。

可惜一無所獲,她蹲下身,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不確定那妖是否會回來找人,在這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那妖應該不會輕易丟掉他的儲備糧食吧?又或者他只是臨時去了某個地方,一會兒就回來?或許她只要在原地等就好?向浣沒有自信那妖會回來找,但是她也沒有其他辦法,只好呆坐在路邊,屈起腿將臉埋進。

要被遺棄了嗎?她像是在意料之內的坦然接受,卻又覺得難受想哭。

「呦,怎麼有個女孩兒在這?」蒼老的聲音響起。

向浣聞聲猛然抬頭一看,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,有著幾乎拖地的長鬚,面容透著紅潤,帶著和藹的笑意直盯著她看。

心中隱隱冒出的期待好似被撲滅,卻又忐忑不安。

「那小子又來採藥了嗎?」老者望向遠方,十分自來熟的問。

她搖搖頭,一臉疑惑。「誰?」

聽到她的問話,老者這才認真的看向她。「阿酋。」

「阿球?」她更加疑惑。

「不認識?」老者皺起眉頭,開始有些不確定,不自覺的嘟唸道:「不對啊!能順利來到這裡的不出十個,這肯定是被帶進來的,而且身上也有阿酋的氣息,不可能認錯啊!」他又朝向浣靠近了幾分,仔細端詳。

向浣看著他怪異的舉動,忍不住縮了縮。

「女孩兒,妳是被帶進來的是吧?」

她點頭。

「帶妳進來的,是不是個子高高,一身華貴得很。」

那妖身上穿的衣料挺好摸的,應該算是華貴。她想了想,點了點頭。

「五官端正,個性挺難搞的?」

那妖長得挺妖美的,有點潔癖和孤僻……她想了想,也點點頭。

「是不是跟我一樣長得一頭白髮,學女人一樣留得頗長到屁股?」老者活靈活現的比著。

向浣看著他的動作,這次就顯得遲疑,都不知道該點頭還是該搖頭,總覺得這形容帶著些許酸味或是調侃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只是還沒待她回答,就見老者突然大叫。

 

 

 

後記:

 

老者要被殺掉了......

完結(欸不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寒 的頭像
知寒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