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這句話換來一個瞪眼,他只得摸摸鼻子乖乖去的換水。

那人應該不會那麼剛好醒來吧?聽說中原人很重視貞潔,不知道男子是不是也如此?

好不容易塔瑪乖乖去換水了,她才轉回頭認真的幫他清理。

剛剛換藥時,稍稍整理了那人的面容,這時又清理乾淨,她才仔細的看,瞬間眉眼微挑,纖指勾起他的髮絲喃道:「五官挺細緻的,就連這黑直的長髮保養的比我還好啊!這柔順感,天啊!這真的是男人嗎?」

她讚嘆著,一邊繼續解開他的衣扣,順便檢查有沒有其他受傷處。「嘖嘖,明明一副弱不禁風,端著一張比女人還美的臉,看不出來衣服脫下來還挺有看頭的,胸是胸,腹肌是腹肌……」她沿著肌理細細摸下,一邊嘖嘖稱奇。

直到一道聲音響起。

「女人,妳在幹什麼?」他眉頭微皺,墨眸輕瞇的看著眼前的女人,回想事情發生經過。

原本在山裡採藥,一個不慎滑落山谷,雖然是緊急抓了一旁的樹枝樹根減緩衝擊,可是而後翻滾了幾圈,腦袋不知道撞了什麼昏過去,怎麼半昏半醒的朦朧間,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身上遊移,結果甫睜眼就見一個女人把他的衣服都扯開,還一路往下摸。

他有點摸不清現在的狀況,究竟是被救還是陷入另一個危機?

她聞言,訝異的看向他,好似驚訝他怎麼清醒的這麼快,訕笑了幾聲,將手收回。「呵呵,我只是檢查還有沒有其他傷口,看來是沒有,很好。」一邊說著,她一邊快速的幫他把衣服攏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他看了看四周,雖然腦袋還有些渾沌,但是無礙理清現在的處境。「這裡是哪裡?」

 
 
 
 
 
碎碎念:
 
希望我可以恢復正常的寫文速度~~
 
拜託~~~
 
但是,我word卻越來越少開啟ORZ
 
加油!~~~ˋˊ
 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寒 的頭像
知寒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