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去把那株草拔來。」他的聲音遠遠飄來。

她看了他一眼,又順著他的視線往那株草看去,沉默了半响又揉揉眼睛細看。「你是說那個有點透明,像是鑲著水珠的東西嗎?」因為旁邊都沒有東西,就只有那個在光芒中隱隱閃動的東西,所以她只好不恥下問。

他點頭。

「可是它看起來不像草。」倒像是柔軟的冰柱,會隨風搖曳的冰柱,偶爾幾顆冰滴在上面滾動的感覺。

「去把它摘來就對了,等等路上有看到都順道摘了。」他悠慢的走著,猶如散步般,只負責出張嘴使喚人。

她看了好一會兒,先是小心翼翼的戳了戳,確定沒問題後,才伸手將它拔起,心裡頗是訝異,本以為像水似的東西,會不會很脆弱一碰就沒了,結果意外的堅韌,只是手感有些冰涼而已。

才想著要放哪裡時,腳邊不知何時已經放了一個竹簍,她揚首看看四周,才發現那傢伙腳步絲毫沒停的往前走,沒一會兒已經離了好些距離,她連忙將草丟進竹簍裡背起,邁開步伐跟上。

看見跟上的身影,他只是淡淡的撇了她一眼,指著路邊各處的草,幸好這次都是些向浣平時整理時見慣的草藥,倒沒太多猶豫,順利的一路摘採。只有偶爾一些高處的果實或花朵,他似乎也沒打算指望她,騰身一躍,身影花然,再見時是一把的果實與花朵。

她不禁要崇拜的看著他,但是想起他的惡行惡狀,理智十分克制的控制住她的表情,只有眉尾微挑,冷靜的接過,然後放進背上的竹簍。

一路跟著步伐往山裡走去,沒一會兒功夫竹簍就已經八分滿,有些她看著認識的草藥,不用他說他示意,她就主動摘了。也或許是因為這樣,所以那傢伙倒沒再出現什麼冷語惡言,雖然是依舊不變的冰臉。

直到她看著路邊結著紅艷艷的果實草,她有些不確定的端詳,正要轉頭問人時,才發現那熟悉的身影早已不見,她頓時急了。

慌亂的隨手拔了那果實草,她急忙往前跑。

或許只是動作慢了些,他應該是在前面等她,或許拐個彎就會看到人影了,她是這麼想著,沿著依稀看出的山徑,跑了好一會兒還是沒見半個人影。

「去哪了?去哪了?」她左右張望,不自覺慢下腳步,試著冷靜下來。

或許剛剛錯過了,他可能往旁邊附近採了什麼果實還是草,再回去找找,一邊想著,她又往回跑。

 

 

 

碎碎念:

乾掉了QAQQ乾掉了QAQQ

嗯,好吧!

祝大家新年快樂喔~~~~

雖然小浣註定要找人找到明年了......www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寒 的頭像
知寒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