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到他的嗓音冰冷的幾乎將人凍結。「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。」

她聞言,囁嚅的說了句,「我、我不想死……」接著放聲大哭。

他深吸了口氣,再度一句一字的慢慢說:「落地了,死不了的,妳給我看看四周。」他的爪子抓著向浣的後腦勺往旁邊轉,這才讓噪音離自己的耳朵遠一點。

強制進入視線內的世界,總算讓她轉移了一點注意力,她停住哭泣,難以置信地問道:「真的落地了?」這裡依舊一片白茫,雖然有樹有草,可是看起來就像是仙境,不見黃褐的泥土,能踩得實嗎?她有些質疑。

感覺身上這傢伙仍沒打算離開,他只得再度開口威嚇。「雲霧山就長這般,妳若再繼續黏在我身上,我絕對會把妳吃了果腹。」

聽到他這句話,她才把視線轉回他身上,只見他一臉不耐煩,頭偏了她老遠,而且頭上還多了一個毛茸茸的東西,她勉強鬆了僵硬的手,「耳朵?」正想朝那毛茸茸的東西摸去,卻見他突然驚覺似的怒瞪,逼退了她的手。

「看什麼!」語落,那頭上的東西便消失不見。

她見狀只是抿了唇,看了看四周,才緩緩鬆開雙腳探了探地,確定踩實了才敢一點一滴地慢慢鬆開手,也真虧他有耐心的等她,雖然臉色十分難看而且目光森冷。

直到她完全離開他身上,他才揉揉頸項。「掐得這麼緊,若真是人類男子恐怕都死了。」

她瞪大眼又想起那時,不甘又氣弱的反駁,「我、我哪有掐,那只是攬而已。」

他睇了她一眼,邁開步伐前進,悠悠拋下一句,「若那真只是攬,那掐估計就成碎塊了吧!」

她瞬間被咽的說不出話,只能悶著聲跟上他的腳步。

一路是蜿蜒崎嶇的山路,踩在地上絲毫沒有土地的感覺,反而有些鬆軟。

路上沉默無聲,僅有腳步及布料摩擦的聲音,景色依舊是樹木花草一成不變,不知不覺的她開始想起穿越前的事、穿越後的事,在這傢伙身邊待了多少時日,以後就這麼過下去直到老死,也或許根本不到老死就被那傢伙吃掉了也說不定。

 

 

 

後記:

小浣啊!別嘴硬了,人家只是不想跟你計較而已www

 

啊啊!生產的速度拼不過貼上來的速度啊ORZ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寒 的頭像
知寒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