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善只是瞪了他一眼,將手裡的劍放回,確定他不會將那恐怖的東西拿出來,她才敢靠近幾步。「你不是要到七秀坊?在揚州坐個船就到了,為什麼還在這裡悠晃?」

「他們只是要我去找車伕。」他一臉無辜又無奈。

「那就找車伕啊!他也是能載你到的。」上善實在不懂他在這分別的幾天到底磨蹭了些什麼。

「車伕也是叫我搭船比較快。」

「那就搭船啊。」

塔瑪嘀咕了幾句,上善沒聽清楚。

「你說什麼?」

塔瑪看了看她,停頓了好一會兒,張口欲說最後又吞了下去。

「沒事,坐船就坐船。」

上善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,橫豎現下也沒什麼要緊的事,倒不如就先帶他去一趟,畢竟之前他幫過她一回,算是還他一次人情,看著那正在跟雙蛇竊竊私語的傢伙。「欸!我帶你去吧!」

他聽到聲音,瞬間抬頭看著她,表情有些愕然。「妳、妳要帶我去?坐、坐船?」

「怎麼?」見他反應有些大,上善疑惑的撇了他一眼。

「沒、沒事。」塔瑪看了眼雙蛇,扯著笑。「其實不用這麼麻煩妳。」

「不會,反正我現下橫豎沒事。」上善轉身就要走,卻見身後的身影始終沒跟上。「走吧?」

塔瑪猶豫了片刻,臉上閃過一絲掙扎,而後深吸一口氣,猶如壯士斷腕般的道:「走吧!」

上善又看了他幾眼,總覺得他哪裡怪,難道七秀坊有什麼古怪之處嗎?否則怎麼一聽到要去,就這般臉色凝重?她按下心中的疑惑,先跟著去看看,總能一探究竟。

他們一路往船舶處走去,向船夫說了目的地後便上了船,船夫一個撐蒿俐落的擺渡出發。

一坐上船,上善又看了眼塔瑪,只見他臉色凝重,手緊抓著船沿,用力的指節有些許發白,雙蛇已被他收起,上善實在不懂,他好似有些緊張?身體僵直的很不正常。「怎麼了嗎?」

他突然轉頭看著她,表情僵硬的勾起唇角。「呵、呵呵,沒、沒事啊!我什麼是都沒有,只有一小段路而已,怎麼會有事。」

她看著他,眉頭輕蹙。「可是你的臉色有些蒼白。」

「呵、呵呵,我天生就臉色白皙,才不是怕暈船。」

「暈船?」聽到他的話,上善突然有些明白。「原來你會暈船。」

他抿緊唇,臉色益發蒼白,正想反駁。「我才沒暈……嘔──!」他突然趴向船沿,只覺得肚子劇烈的翻騰。

 

 

 

後記:

 

喔耶~~今天獲得師父贊助插圖一張~~~

是美美的毒哥~~~

死而無憾了~~~~

我要把他放到本本裡~~~

拉拉拉~~~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