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道他看不出來那姑娘壓根不想理他嗎?而且那種問法活像是登徒子當街調戲的語調,還是說他是故意的?思及至此,她刷然冷鋒出鞘。「就算你曾幫過我,但是不對的事,我還是不能容忍。」

「欸欸?冷靜點啊!我沒做什麼不對的事!你們中原人說的什麼姦淫擄掠、燒殺搶劫之類的,我半點都沒做啊!那個危險的鐵片可以離我遠點。」他狀似害怕得驚聲說道,一副忙著澄清的樣子。

「明明就是當街調戲……」她話還沒說完,便被掩住,只見那身影動作神速的把她拖出茶館外,往一旁的樹下前進,她好不容易掙脫開來,便冷聲問道。「你幹什麼?」

「噓噓!少汙衊我了,我怎麼可能做什麼調戲良家婦女之類的事,這樣毀壞我的名聲,要是害我又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傢伙追殺,妳對得起妳的救命恩人嗎?」塔瑪不悅的看著她,一旁的雙生靈蛇小青小黃也好似贊同的嘶嘶吐舌。

「什麼救命恩人。」她擰眉。「更何況,看你那身五毒邪教的衣裝,能有什麼名聲。」

聽到她這些話,塔瑪一臉痛心。「枉費我讓小寶出來吃飯,結果竟然是吃了這沒血沒淚的女人,難怪前陣子牠老是在拉肚子,果然那時就該聽長老的話,別管閒事。」

他那一串的話讓上善眉頭更是緊蹙。「我只是說實話而已,你那是什麼臉和控訴的樣子,……那個噁心的……蟲子還會拉肚子?」她很懷疑。

「廢話,小寶那時上吐下瀉的厲害,還直打滾,害我擔心了兩天,要不我拿出來給妳看看,牠都瘦了一圈。」塔瑪心疼的撫向腰間的袋子。

她聞言又見他動作,瞬間倒退數步。「不不不!不用拿出來!」只差沒驚聲尖叫,原本還懷疑是不是在呼攏她,也瞬間忘得一乾二淨,只是忙著保持距離。

他見狀倒是惋惜。「果然是個沒血沒淚的傢伙,連看一眼也不要,小寶真是個可憐的傢伙。」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