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?五毒仙教,艾黎長老門下,毒經和補天訣雙修,放心,我救人還可以的。」

「你!誰問你這個了。」她仍是瞪著他,只是慢慢的冷靜下來。

「好吧!不說這個,妳確定傷口不包紮一下?妳剛剛的動作好像又讓傷口裂開了。」他擰了眉頭好似無奈。

雖然長老說別多管閒事,不過卻要視而不見實在有些難,更何況順便餵餵小寶也沒什麼損失,只不過這中原女子有點難纏啊!他開始有些後悔多管閒事了。

「你用那些毒物對我做了什麼?」她抿緊唇,雖然不確定到底是不是他救了她,但是傷口不再那麼疼痛卻是事實,她有些疑惑,卻又沒辦法放下戒心。

畢竟初入這江湖,聽到的邪教除了拜火教就是這五毒邪教了,用著詭異的蠱毒之術遊走於江湖,聽說被盯上的人死狀都不是太好看,一想到這裡,她眉頭更是緊皺難以鬆開。

「只是幫妳清清傷口,才包紮到一半妳就醒了。」他一邊收拾著東西,只留下一條乾淨的布巾,看了她一眼,用眼神示意。

要不自己包紮?

她看了看自己已然滲出血的傷口,猶豫了片刻,還是伸手將那布拿走,在離了他一點距離後,一邊戒備著他,一邊為自己包紮。

他見狀只是聳了肩,無所謂的走到篝火邊,烤著抽空獵來的野兔,睇了那人一眼。「吶,妳叫什麼名字?」

她皺起眉頭,遲疑了會兒,知道他救了她是事實,看他這樣子,似乎跟傳聞中的邪教中人不大相同,又或者說五毒邪教似乎並不如江湖中傳聞的可怕,更何況現在受傷還有些虛弱的自己,實在不是他的對手,為此她才配合的緩緩吐出。「上善。」
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