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重的腦袋猶如壓上了千斤石頭,令人不適的想放聲尖叫,只是師父耳提面命的叮囑,靜勝躁,寒勝熱,清靜為天下正,這幾句話努力的與那不適感抗衡。

「咦?眉頭皺這麼緊?不舒服嗎?難道是小寶工作的不夠賣力……」一個聲音叨唸著,嗓音低醇似是男子的聲音,卻又不是師兄弟們的聲音,少了清冽多了點溫柔,像是透著游刃有餘的自信。

直到感覺手臂傳來麻癢感,這才努力的撐開雙眸,率先印入眼簾的,不再是那乾淨方正一絲不苟的臥房,也不是那終年白雪靄靄的空氣冷冽的純陽山上,有的只是一個衣著暴露,現在正看著她笑的怪異男子,左耳旁盤著一條銀製蛇飾,就像是在昭告他就是個五毒邪教中人似的。

「妳醒啦。」

「你。」她眉頭微蹙,沉靜的回想失去意識前的事,再與現在的狀況連結,然後推敲出現在的狀況。

被救了?還是被挾持了?

「妳之前受的傷沒有處理好,現在泛黑毒素入體,我知道女孩子都愛美,用刀刮肉肯定會留疤又不好看,所以我特別讓我家小寶出來幫忙,順道讓牠飽餐一頓。」他笑著攤開手掌。

看著他彷彿獻寶的呈上手掌的東西,她毫無心理準備的望著率先印入眼簾的東西,那是隻五彩斑斕足足有他小拇指粗的蟲,正在他的掌心中蠕動的,口器好似還在咀嚼著什麼。

瞬間,這是她從小到大,第一次忘了師父的叮囑,忘了師父平時的教導,修道即是修心……修之於身,其德乃真;修之於家,其德乃餘……那些話早讓她拋到雲霄之外,只記得花容失色的尖叫。

「啊啊啊──!拿走!」

他猛然一驚,摀著一側耳朵,有些委屈的收起他的小寵物。「小寶可乖的,呿!枉費小寶你這麼努力吃,結果就救了個瘋女人。」

那人卻是瞬間坐起往後爬了幾步,模樣有些狼狽。

他看了看,又是點頭。「真的像是個瘋女人。」

「你、你這個……這個……!」她羞怒的怒瞪著他,想罵卻找不出合適的詞,只能直指著他咬牙切齒。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寒 的頭像
知寒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