灣娘將它拿起,嘴裡一邊嘟唸著,「沒事幹嘛塞在旁邊,誰看得到啊!」

 

給妳。     本田雉

 

上頭僅有兩字,勉強再加上簽名也只有寥寥幾字而已,不用一秒就看完了,灣娘盯著那張紙卡微瞇了眼。

/北探頭看,最後也沉默地坐回原位,繼續自己的工作。

最後,只見灣娘冷靜地道:「那個討人厭的傢伙。」

/北微微勾起唇角沒有說話,繼續做著自己的事,沒理會灣娘在一旁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做什麼事,直到一陣敲門聲響起,才讓他從文件中再度抬頭。

門外傳來了聲音。「王先生來訪。」接著是開門聲,人影跟著邁進,先是一雙陌生的人左右踏入,接著才是那熟悉的始終一身紅衫的男子。

「好久不見了,灣。」王耀噙著溫緩的笑意。

 

 

清晨天微亮,空氣中仍帶著一絲夜晚的涼氣,日式古老的建築中,卻已是透著微光。

「該怎麼修改才好呢?兄長大人這東西做得還不錯,就是不好修改啊!」本田菊盯著手裡的東西苦惱著,既要想辦法將殺傷力降低,又得想辦法縮小降低成本的量化,否則根本沒有利潤可言,不過光是要減少殺傷力這點,就有點技術上的困難了。

他仍是咕噥著,苦思了一晚仍是沒有解答,往窗外一看才赫然發現天已經微亮。「真糟糕,不知不覺天都快亮了,不知道兄長大人早起了沒……」他扔下手邊的東西,急忙往廚房的方向奔去,卻在經過庭院的時候停下腳步,因為他看到一個十分難得的景象。「兄長大人?」

本田雉握緊手中的刀,凝神看著遠方,對於本田菊的叫喚似乎充耳不聞,在呼吸規律的一吸一吐之間,刀刃飛閃銀光剎現,再下一瞬只見已收歸刀鞘之中。

「兄長大人?」

他只是淡淡的瞥了眼,「早飯?」

他的話只讓本田菊一慌張連忙回道:「我馬上去做。」連平時慣用的敬語都忘了,只是急忙轉身朝廚房快步走去。

不慌不忙的收起刀,本田雉凝視著遠方漸漸升起的晨陽,輕輕地吁了口氣,像是在調整氣息又似嘆氣般,又是一會兒才轉身往房裡走去。

緩緩推開紙門,几上依舊躺著前幾天寫得凌亂的紙張,上頭是中文字的住址,以及各種灣娘的字體寫法,他只是瞥了眼勾起一抹輕悠的笑,將刀放好後,又再度洗潄一番,才往本田菊所在的廚房邁進。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寒 的頭像
知寒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