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明白

 

 

我看著他,不知道該怎麼反應,心裡應該是翻起驚濤駭浪,不過我的表情卻是風平浪靜,或許是驚過頭了,所以反而沒什麼表現。

聽著他的話,我心中的疑惑像是有了解答,但卻又陷入迷宮般,讓我頭昏腦脹,他是亞特提斯,可是我們是在聖誕節那天才見面,雖然那天他的樣子就怪怪的,像是有點高興過頭?本來以為是跟哥許久不見,不過又覺得還好,而且在遊戲裡,有時候問他話,也見他支吾的說不出話,或是轉移話題,是不是除了他是亞特提斯這點外,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,就像之前他曾對我說過的,他認識我很久了,在哪認識?怎麼認識?為什麼我沒印象?我皺緊眉頭看著他。

「所以,別再哭了好嗎?」他輕拭我的眼框。

明明沒有泛淚,明明眼框連濕都沒有,但我卻覺得某種東西隨著他的動作被拭去,心裡泛著淡淡的酸與抽痛,現在似乎不再那麼隱隱作疼。

我很困惑、不明白,以及陌生的害怕,他到底是誰?為什麼對我那麼了解?就算他是哥的朋友,也不該這麼的深入探人……隱私。

我心裡躊躇著,他明白我心裡在想什麼,這種被看透的感覺,很令人害怕,甚至有種不安全感,可是他的眼神卻是這麼專一、深刻,這讓我很矛盾,心裡害怕著不敢相信,但他的眼神卻在說服著我相信,我搖擺不定,又是一個相信與不相信的抉擇。

不過最後我敗在他的眼神了,是那麼的專著,而且小心翼翼,很像亞特提斯,雖然他自己說他就是亞特提斯,不過虛擬與現實本來就會有所差距,不過這種熟悉的感覺,讓我相信了,畢竟他就是一直都是那樣,打死不退。

感覺到現在曖昧的姿勢,一旁還有兩雙眼睛直盯著我們看,我不禁紅了臉。一般這個時候,亞特提斯應該是被我打飛去見天上的星星,可是這裡是現實而非虛擬,我沒有戰士的力量,他沒有打不死的生命力,更何況隨意施予暴力,是會被警察抓的,我只能微僵著動作,試著想和他拉開些許距離。

像是察覺到我的想法,他輕輕的放開握緊我的雙掌,退開了步,「我想,我該重新自我介紹,我叫莫亞堤,和無是同學兼室友,以前曾住在這附近過,不過沒一年就搬走了,雖然對這裡印象不深,不過無這幾年倒是幫我回憶了不少,目前和無一樣是My Life的技師,其他妳知道的。」

聽著他的話,有些東西像是頓悟了,有些奇怪的地方似乎說得通,但是最讓我不懂得還是他為什麼非得跟著我?明明就不認識我,怎麼千挑萬選偏偏挑上我,還說認識很久了?

就在我還沒開口,封逸倒是率先發話了。「這位先生,私闖民宅是會被判罪的,未經他人同意隨意摟摟抱抱,這已經構成性騷擾了,私闖民宅加性騷擾,這罪判得重了。」

莫亞堤聞言,瞬間愣住。「可、可是,是無開門讓我進來的,我們是朋友,你姐姐我也認識,而且她也沒說什麼。」

封逸搖搖手指。「嘖嘖!這樣說就不對了!老哥同意,可不代表我同意,我姊那呆子除了反應慢又少根筋,基本上沒什麼優點,沒說什麼也並不代表同意好嗎?」很明確的就是在找碴。

「可、可是……」莫亞堤有些慌張。

在一旁沉默了頗久的封無,這時才嗓音逸出。「小逸,別玩,他是我朋友。」

咕嚨了聲,封逸才喃著,「知道知道,真是不長眼,竟然會看上我姐,果然呆子得配笨蛋。」

聽到他的話,我怒瞪著他,真不懂他今天怎麼突然講話這麼毒了,活像人家欠了他什麼,而且我這姐姐有這麼差嗎?呿!

「不,茞茞很好,這樣的茞茞才是茞茞,別人都模仿不來。」莫亞堤噙著笑,那表情是那麼的柔和。

一股先前熟悉的抽動湧上心頭,彷彿沒辦法掌握般,原本才要退去的紅潮又再度湧上,這感覺真的很不妙,這活像是某症初期了啊!我努力的壓抑,試著平靜。

「你慌張跑來,是怎麼回事?」封無看著他,攏緊了眉頭。

「因為我聽到茞茞的事,情況好像不大對,所以才趕快跑來。」

越是聽,封無的眉頭蹙得更緊。「所以打緊急電話?」

「我知道不可以公器私用,不過我真的很擔心,所以才這麼做,下次不會再擅動了,真的!」莫亞堤也自知理虧,原本那電話設立,是用來處理重要事情,一旦有人撥打接通,除了對方會聽到,同樣擁有那電話的也會接到,不過只會以緊急的鈴聲作為警示,所以……想必其他人也接到了,莫亞堤瞬間慘白了臉。

封無看他的表情,也知道他想到了什麼,只見他輕不見聞的嘆了口氣。

門口熟悉的碰撞聲以及金屬摩擦聲再度響起,這次多了數個腳步聲,原本封無替莫亞堤開門時,因為他急急忙忙進門,封無也沒來得及將門關好,虛掩的大門瞬間撞進四個男人。

「完了。」莫亞堤見此狀,只能扶額。

「靠!是哪個不長眼的傢伙,敢動老子的人!」率先踏進大廳怒吼的紅髮男子,表情猙獰的環顧四周。

「無!無!沒事吧!」接著一個身材略顯纖瘦的男子跟著衝進。

然後是最後兩個男子一高一矮緩緩的步入,高挑的男子推了推鼻樑上的鏡框,沒好氣的哼道:「是亞那白癡對不對?」

「哎呀!他腦袋只裝了『吾命茞』這個程式,其他程式再輸入,一旦牴觸到上述程式,都會自動銷毀的,你不知道嗎?」另一個身影極盡風涼話的說。

莫亞堤看到最後走進來的那個人,不禁咬牙切齒。「雷,再開口我就把你那些娃娃丟掉。」

「呿!我只是在陳述事實耶!」雷斯特不滿的抗議。

率先進來的男人,紅髮張狂的飄揚著,見大家一臉莫名奇妙,剛剛還擔心的主角,正站在一旁皺著眉頭,當下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,只見他倏然衝到莫亞堤面前,抓緊他的衣襟,齜牙咧嘴的吼道:「靠!老子剛剛還在蹲廁所,就為了你那見鬼的女人,這樣給我們叫過來?」

「樂彌,冷靜點,這是誤會。」莫亞堤輕緩的鬆開衣領上的手指,揚著安撫的笑。「如果你還要繼續蹲的話,無家的可以借你。」

樂彌厲眼一掃,語氣依然凶狠。「在哪?」

封無聞言,默默的比向走廊的另一方,接著一個身影飛也似的衝了過去。

「嘖!有這麼趕嗎?」第二個邁步進來的人,看著那身影咕嚨著。

再默默的目送完那急忙的背影,封無將眼神轉回來,看著剩餘的三人。「你們怎麼會衝來這裡?」

「衝來?我還先去踹破亞他家的大門咧!結果發現人不在……」剛剛咕嚨的人,突然注意力被轉回,只見他激動的說著,不過話沒說完,就被打斷了。

「阿銀和樂彌那兩個傢伙才到亞家的門口,一邊喊著:『等我!我快到了!』,然後就一腳踹開他家的門,我看了一下門鎖,幸好是聲控,聽到熟悉的聲音就解鎖了,不然我看,大門應該可以換一片了。」挺直的鼻樑上是一副細框眼鏡,涅斯雙手抱胸、半倚著牆,一臉無奈。

雷斯特在一旁接著說:「唉,就說亞耍白痴,另外兩個也跟著一頭熱啊!要不是我和涅斯聽到伯母的話,沒跟著他們兩個一間間的闖,還先喝杯茶閒聊一下,等他們搜完,換下一個地點,我們才起身,要離開的時候,還禮貌的把門帶上,要是沒這麼做,伯母說不定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凶殺案咧!」

封無聽完,轉頭看著莫亞堤。

「呃,我忘了解釋。」搔搔頭,莫亞堤扯著有點尷尬的笑。

我在一旁看著這一片混亂,從剛剛原本有些曖昧的氣氛,因為這群人闖入,瞬間消失的一滴都不剩,不過看樣子,他們似乎都是哥的同學,我大略瀏覽過一番,除了那個活像黑道老大的氣勢,剛來就借了我們家廁所的人,其他人感覺都還滿正常的,雖然這麼說有點奇怪,但是光是看哥和亞特提斯的樣子,就知道通稱為天才的人,都有某些奇怪的地方。

「這又是什麼情形?」封逸皺緊眉頭,看著眼前。

「哥的同學會?」我轉頭看他。

聽到我的話,封逸也將視線轉到我身上。「是嗎?」

「應該?」我也不甚確定。

他聽到我的回答,咕嚨了聲,而後搖搖手,轉身往樓梯的方向走去。「算了!無聊死了,趁小白現在還在睡覺,我看能不能偷偷上線,玩一會兒也好。」

「你要上線?麥來?」我有些驚訝,畢竟他很久沒上線了,聽騎士說。

「對啊!」他沒有回頭的繼續走,聲音消失在樓梯間。

我看看哥他們現在頗像在開小組會議的樣子,似乎也沒我的事,最後也跟著封逸轉身回房。

我得好好想想,該怎麼處理眼前的情況,正當我一步步往自己的房間走去時,一個身影瞬間擋住我的去路。

「哼哼哼!剛剛我還忘了問一件事,樓下那個金毛的,跟妳是什麼關係?」封逸擋住我的路,一臉不懷好意,勾著曖昧的笑。

聽到他的話,我瞬間想到剛剛被抱住的樣子,一股熱度又逐漸攀升到臉上。

「喔喔!臉紅喔!有問題!」他瞇起眼。

「才.才沒問題!是你有問題才對!」我揮手越過他,手才搭上我房門的門把,他又擋了過來。

「男朋友是不是?別否認了!想我當初也是交了幾個,看老姊現在總算交了一個,我是該感到欣慰了,不然老是沒人要,到時候留下來要我這弟弟養,也挺麻煩的。」他又是安慰,又是嘆了口氣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我有股想揍他的衝動,抬腳踹了他一腳,不理他頓時發出的呻吟,只是閃過他,推門進房。

可惡!亞特提斯那傢伙到底在搞什麼!我將身體埋進床舖裡,翻身仰躺看著天花板。

從以前就努力的避免這種情形發生,只要一有徵兆,我總是會立即抽身的,這次怎麼就抽不了身?為什麼會這樣?只要不去想要,就不會需要,所以我從來都不去追求,可、可就算我不去索求,卻有人向我要了,一直避免過多的接觸,從沒被抱個滿懷,這次不只被抱了,而且還是這麼突然,雖然遊戲上常這樣,不過現實總是有差,我在心中想著,腦海又重現剛剛在樓下的情景,熱度再度爬升,我又是嘆了口氣, 就是拗不過亞特提斯那傢伙嗎?其實我要逃也是可以的,但我的潛意識不想逃了是嗎?

想起他凝視的眼神,氣嘆得更是深,如果我可以裝做看不懂就好了,看不懂他眼裡含著的情感,看不懂他舉動代表的含意,可是我就該死的知道,可是我就是該死的他不用言明,我就是知道,突然間,我真厭惡這時的自己,該看清的時候不看清,不該看清的時候看清。

如果不懂,就可以不用背負他的感情,如果不懂,我們還是可以跟以前一樣,無芥蒂的玩,對亞特提斯如此,對騎士也是如此,為什麼明明是簡單的一起玩這件事,會搞得這麼複雜?我抓起一旁的棉被悶著頭,發出鬱悶的吶喊。

 

 

連著幾天我都沒有上線,很奇蹟似的吧!明明放了寒假,明明沒什麼事,但我就是突然對上線玩遊戲失去的衝勁和期待,心裡明白是怎麼回事,但是就是不想去正視那個問題,我知道我又在逃避了,就讓我龜吧!如果可以,我真想一輩子龜在殼裡。

「是妳不想讓傷口癒合的。」一個聲音淡淡的響起。

我抬頭看著坐在對面餐桌前的哥,他正慢條斯里的勾起湯碗裡的麵條,感覺有些溫吞。

淡然的拿起湯匙,舀了口湯喝,他的表情絲毫不變。「逃避並不能解決問題。」

聽著他的話,我默默的翻攪我碗裡的陽春麵,我也不想啊!但是就是覺得很麻煩,而且還很沒安全感,不喜歡那種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的感覺,這樣都覺得自己不像自己了。

「要有勇氣試著改變。」修長的手指很不熟練的拿著筷子,努力的勾著碗裡的麵。

「可是感覺很麻煩。」我嘀咕著,夾起麵條西哩呼嚕的塞了滿嘴都是。

輕折眉頭,繼續奮鬥。「得試著成長。」

「那哥覺得他好嗎?」我看著他,還在努力的和麵條戰鬥。

「亞很好,一心一意,但重點是妳。」他分神看了我一眼,而後又低下頭繼續和麵條纏鬥。

「重點是我?」我皺起眉頭。

「嗯,妳要嗎?」好不容易勾起一根麵條,封無揚起輕不見聞的淺笑。

聽到他的話,我眉頭緊攏。「不知道。」

「再想想吧!」小心翼翼的揚起筷子,正要用嘴咬住麵條時,沒想到竟然滑溜的又落回碗裡,封無撲空,不禁瞪著碗裡的麵。

看到哥的動作,我忍俊不住的笑出聲,「噗!」剛剛就看哥掙扎很久了,我碗裡的麵都快吃完了,他還在努力。「哥,你不習慣用筷子嗎?」

沉默了半响,他的語氣有些悶。「學校沒有提供,有點忘了。」

「那你就先用叉子吧!」

他皺著眉。「很怪。」

「怪?」筷子沒辦法,就改用自己順手的,哪裡怪了?我有些不懂。

低低的咕嚨從哥的嘴裡傳出。「吃陽春麵用叉子。」

不知道為什麼,看到眼前的景況,我真有股想笑的衝動。「沒關係,大不了之後再慢慢練習用筷子。」

他默默的起身,轉身進了廚房拿叉子,而我則是將最後的湯汁喝完,正打算把碗拿進廚房洗的時候,看到哥又在廚房裡轉,我又是氣又是想笑,沒多說什麼的走到一旁的櫃子前,拉出抽屜拿了隻叉子。

「吶,哥,在這裡。」是說,天才真的都有某地方異於常人,是吧!

不過話說那時,哥他們在樓下開同學會,我和小逸逸則是龜回房間,等我再下樓時,都已經不見人影了,不在也好,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亞特提斯了,聽他說他叫莫亞堤,不過習慣叫亞特提斯之後,要叫他本名反而覺得怪怪的,我一邊將碗放入洗碗機,一邊想著。

確定碗盤擺好後,按下啟動鍵,我走出廚房。

「亞,想見妳。」依舊不疾不徐的吃著,封無淡淡的開口。

原本正打算步上樓梯的步伐,在聽到那句話的瞬間,定格不動,我緩緩的轉頭看他。

「他本來想上樓找妳,但我不准。」捲起麵條,他抬頭看著我。

「哥……」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,只覺得心裡雜亂無章,甚至是慌張,太快了!別逼我這麼早就得寫下答案,更何況,我根本不知道答案在哪裡。

「想不出來,就去找。」淡淡的拋下這句話,封無也將麵吃完,只見他轉身走進廚房。

我看著哥的背影,他的話在我心中迴盪,去找?怎麼找?找什麼?

再度從廚房裡走出,封無看著我,皺起眉頭。「別看我,自己想。」

看著哥越過我往客廳走去,一點也沒有要幫忙的打算,我嘀咕了聲,有點埋怨哥的無情,不過話說回來,這事要怎麼幫,也是個深奧的事。

一想到這裡,我又悶了。

回到房間,看著放在床旁的虛擬目鏡,我猶豫著。

要上線嗎?如果遇到騎士怎麼辦?我該怎麼說?亞特提斯還在別的地方,暫時還遇不到,所以應該還沒關係,如果騎士說要找我,我該說什麼?許多問題閃過腦袋,問題夾雜在一塊,我都覺得快暈了。

最後我坐上了球形沙發,因為前幾天沒有上線,所以時間變得很多,多到老師指派的作業已經做完了,想看的影集也看完了,買回來的吸血鬼系列書順道一併解決,要不出去逛?我看了眼窗外,冷風颯颯,算了!我還是待在家裡溫暖,手指悠慢的在液晶螢幕上移動,窮極無聊的在網路上閒晃,偶爾轉頭看了幾眼那虛擬目鏡,心裡閃過猶豫。

應該不會那麼剛好的,而且之前還有聽小逸逸在唸說,他們社團要集訓大概一個禮拜,我想應該是劍道社,騎士是小逸逸社團的學長,所以照道理說,他應該也會去參加集訓才對,而且既然是學長,上次都有問說要怎麼辦活動,可見他應該是幹部之一,既然是幹部,不管是不是集訓期間,應該都有不少事要做吧!所以在線上被堵到的機會應該很低吧!我在心中喃喃自語著,一邊推測著,一邊覺得安全性越高。

所以,我偷偷上線解個饞,砍幾隻怪發洩一下,應該不為過吧!一想到這兒,我像是吃下的定心丸般,勾起笑,起身走到床鋪旁,拿起虛擬目鏡戴上,躺上床舖後,進入遊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