腕上的紅痕,在白皙的肌膚上更顯得怵目驚心,輕輕撫過那痕跡,唇畔勾著輕淺的笑。

多愚蠢啊!那時的自己。背叛的痛苦不過是一時的,真正使人痛苦的,不過就是那不甘心,所以逃避了,所以可笑的留下這痕跡。

為的只是提醒曾經愚蠢的自己,何須不甘心?既已無心,又何須掛心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寒 的頭像
知寒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