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吶,我該不該殺光所有的人,好祭你的墳呢?」他輕撫著墓碑,低聲輕喃著。

垂眸沉默了好一會兒,他的喉間才又隱隱逸出乾澀的笑聲。「你這個濫好人,肯定會攔著我,不許我這麼做,可是、可是不這麼做,我要怎麼宣洩失去你的悲傷呢?吶,你說話啊?」他含著淚,隱忍著,不讓它掉落。

 

 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

一種令人窒息的死寂瀰漫。

突然間覺得心情沉重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寒 的頭像
知寒

知寒流

知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